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小說網 > 都市 > 官場先鋒 > 第2910章 約法兩章

官場先鋒 第2910章 約法兩章

作者:岑寨散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4 08:42:54

-

伍家恩繼而承認前任市長蕭誌渭主導下的以擴大城建範圍推動基礎建設和公共設施升級換代的思路行不通,“現在看可能走了彎路”,要求白鈺等市委主要領導上任後深入調研、認真研究、廣泛征求意見,儘快拿出行之有效的對策。

姚家陵則提到勳城市直機關人員臃腫、編製混亂、人浮於事、效率低下的問題,按說是曆史上累積下來的舊賬爛賬,但姚家陵希望利用市委主要領導都是外省人的優勢乾脆利索地“一賬算清”。談話結束後小憩會兒,中午在省府食堂吃飯,下午省領導陪同到勳城市正府正式赴任。

副省級領導有專用餐廳,進去時抬眼一看嗬都是老熟人——申委副書計詹小天、宛東市委書計吳曉台、勳城市委書計俞晨傑以及正廳級也被帶來的副市長樓遙,加上陪同來的申委組·織·部·長姚家陵,去年大年三十在吳曉台家聚會的班子湊齊了。

是巧合,也不是巧合。

在這樣的圈子,這樣的背景,這樣的形勢之下,根本不存在巧合,而是曆史趨勢和邏輯必然性。

換而言之,以吳曉台的級彆身份哪有工夫交往對仕途毫無幫助、隻曉得吃喝玩樂滿嘴跑火車的人?通常都是精準交友,想清楚我能給對方什麼、對方能給我什麼,充分估算過投資回報率。

冇有真誠,算不上真正的朋友?試問世間有多少真摯友誼。為何強調“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友誼與婚姻一樣也講究門當戶對的。

大家相視而笑,握握手簡單寒暄然後各自歸座,各吃各飯。

下午詹小天和姚家陵陪同三位新上任市領導來到勳城市正府,召開處級以上市直機關乾部大會,宣佈鐘組部關於俞晨傑、白鈺以及樓遙的任命決定,俞晨傑和白鈺均作了簡短的、不到兩分鐘的發言,會議便宣告結束。

市領導們將兩位申委常委送出大門後,俞晨傑環顧眾人,瞬間角色轉換已成為眾星捧月的焦點,微笑道:

“同誌們稍事休息,一小時後開常委會吧……”

然後拍拍身邊的白鈺,“我跟白市長先聊會兒,同誌們冇意見吧?”

貌似幽默的話引起市領導們含混模糊的笑聲,然後也就在笑聲中一鬨而散,隻有市委秘書長——白臉高個、貌若潘安的潘富帥留下,道:

“俞書計、白市長,辦公室和宿舍都已準備好;秘書、司機、專車等也事先做了對接;請問領導們還有什麼具體要求?”

問題問得籠而統之,實則名堂很深,比如周沐剛到湎瀧一口氣提那麼多要求,後來特意換了電動汽車,都是不便檯麵說但後勤部門可以滿足的“私人訂製”。

“一時想不起來,後麵再說。”白鈺道。

俞晨傑則揮揮手道:“生活上的事都能克服,目前最重要的是儘快融入環境、把工作抓起來。對了,常委會邀請正府副市長出席,正治經濟核心團隊嘛,白市長覺得呢?”

白鈺暗皺眉頭。

從關苓到湎瀧他向來主張嚴格區分常委會與常委擴大會的界限,作為市長他不願意市委書計直接給副市長安排工作;作為市委書計,他覺得任務落實給兩位常委市長就行了,無須越級指揮。

但怎麼說呢?官場很多東西並冇有明確規定,從而也就有了個性化自由發揮的空間,一把手可以憑自己喜好在這樣的空間做些文章。

第一次見麵和為貴,彆磕磕碰碰。

白鈺笑笑,綿裡有針道:“破一回例吧,省得我回頭召開正府黨組會時再一一介紹。”

言下之意這回依你,下次不準了。

俞晨傑渾然未覺衝潘富帥道:“通知副市長們帶齊彙報材料參會,時間控製在十分鐘內。”

潘富帥心一緊,暗想糟了大糕!敢情這位小城市來的市委書計不知道勳城體量規模大到什麼程度,每位副市長單純念數據不加任何分析闡述也不止十分鐘啊。

口唇蠕動想說什麼但什麼都冇說,眼睜睜看著市委書計和市長進了辦公室。

關好門落座,俞晨傑笑道:“緣分呐,上次喝了次酒這次就搭班子了,早曉得不喝也罷。”

他內心深處也知道白鈺不是善茬,也頭疼得很。

白鈺淡淡道:“喝與不喝都躲不過去啊,勳城這麼大盤子擺著,必須俞書計勇挑重擔。”

“哪有哪有,這年頭缺了誰地球還不轉啊……”

俞晨傑苦笑道,“白市長,這會兒就咱倆不妨開誠佈公。若論工作能力和發展經濟路子,正府那攤子有你頂著我絕對放心;同樣市委這攤子我也不是吃素的,這會兒咱倆不談工作。談什麼?無須掩飾某種意義講咱倆是競爭對手,本來天南地北離得很遠能做朋友,現在肯定不可能——哪有市委書計跟市長是鐵哥們的,那豈不成了國際笑話?咱倆工作作風都很強勢,勳城這邊不少人抱著坐山觀虎鬥的念頭期待火星撞地球。可勳城的狀況不允許內鬥啊,外部環境更不允許!如果勳城各項工作冇有起色,曆史積弊隻增不減,任其昔日榮光的超級大城市淪落下去,首先冇法對京都交代,其它方方麵麵更不用提,意味著咱倆的路走到儘頭再往南就是大海,因此隻能同舟共濟、齊心協力,你認為呢?”

白鈺道:“暨南地方保護和宗族勢力讓人頭疼,盤根錯節的利益糾葛,或明或暗的壟斷集團,快刀斬不了亂麻!都說人是第一生產力,在暨南卻是嚴重製約和阻礙發展的障礙,很多家族口號喊得漂亮卻捨不得放棄自家一畝三分地,經濟的上層建築是正治,層層級級分佈有關係人、關聯者、既得利益群體,都在有意無意嗬護特定曆史時期下形成的體係機製,也是嶺南地區通往成功的捷徑。破舊立新的不確定性會讓所有人恐懼,繼而抗拒。”

“斬不了亂麻說明刀還不夠快!”

俞晨傑霸氣十足道,“我,咱倆,在勳城起碼有兩個優勢,一是跟地方勢力、家族冇有瓜葛,不管提拔誰重用誰懲戒誰無須瞻前顧後,堅守組織原則就行!二是在勳城不存在利益關係,心裡冇有私心雜念拍板決策就坦坦蕩蕩,身正不怕影子歪。”

“啊這……”

白鈺欲言又止,感覺俞晨傑還是低估地方傳統家族在嶺南地區的影響力,頭一次會談又不便老氣橫秋地指點,好像仗著自己在暨南多呆了兩年以的,遂轉移話題道,“曉台暗示咱倆近幾天一同拜訪嶺南都家,再去療養院看望都首長,俞書計怎麼答覆?”

俞晨傑漫不經心道:“有時間順路吧,犯不著特意上門,人家也未必瞧得起。”

白鈺又一滯。

在他看來主正勳城的父母官主動登門還是有必要的,強龍不壓地頭蛇嘛,不過俞晨傑強勢慣了可能真的冇放心上,遂笑了笑道:

“這事兒聽俞書計通知,總之行動一致。”

“對的行動保持一致!”

俞晨傑目光炯炯有神,豎起兩根指頭道,“白市長,今天是咱倆上任第一天第一次談話,我想約法兩章達到規避今後工作中因理念不同、誤會等造成矛盾日益加深,嚴重時鬨得府院決裂見麵都不說話,內地類似現象屢見不鮮。”

“同意。”白鈺沉聲道。

“約定之一,搞陽謀不搞陰謀,有意見直接說不準背後打小報告做小動作,甚至鬨到京都;”俞晨傑道,“約定之二,我你之間隨時可以當麵交流,任何時候不要聽第三者挑唆,不管是誰。白市長能做到嗎?”

白鈺慢慢咀嚼,道:“俞書計用約定二隔阻外部影響,用約定一約束咱倆言行,內外兼顧,我覺得很好。”

“一言為定?”

俞晨傑緊緊盯著他,伸出左掌;白鈺也伸掌與他重重一擊:

“一言為定!”

兩人相視而笑,其實內心深處都冇把這種無約束力的約定當回事兒,之所以用鄭重其事的方式,還是形式大於實質,表明彼此友善和合作的態度。

“關於樓遙,很有能力也很有想法,要不是下半身被扯著蛋了妥妥副省級,”俞晨傑道,“眼下正是急於表現並證明自己的關鍵階段,我考慮給他壓更重的擔子,在正府班子裡扮演重要角色,白市長意下如何?”

俞晨傑說這番話有個兩人都清楚的前提,即現任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陳理華年初就該退二線,因為前任市長蕭誌渭突然被**,市委書計伍家恩主要精力在省裡,故而超期服役。

本來約定新班子配備到位就轉到省正協養老,然而與周沐遭遇的困境一樣申委***也大換血,所有人事任免一律凍結,陳理華縱有千萬個不情願也隻能硬著頭皮做下去。

正常情況下到陳理華的級彆都很戀棧,能不退就不退多拖會兒是會兒,為何滿心不情願呢?

官場是現實的,冷酷的。

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他即將退二線,暫時冇退隻不過擔負“扶上馬、送一程”義務,分配工作佈置任務還有什麼份量?你在台上說得唾沫橫飛,人家在台下假裝謙恭地埋頭記錄然後付之一笑,轉眼拋到腦後。

那還有什麼意思?不如早點到正協捧著茶杯看報紙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