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小說網 > 其他 > 我想和你好好過 > 第1925章 多他一個

我想和你好好過 第1925章 多他一個

作者:飛豬豬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21 00:03:38

-

程煥崇氣得臉都紅了,粗聲:“我要是狗不理,你就是狗不理的哥!怎麼?臉上很有光?”

“行啦行啦!”薛揚嘿嘿笑了,調侃:“有本事惱羞成怒,怎麼冇本事找個對象呀?”

程煥崇鼻尖冷哼:“隨隨便便一抓就一大把!你以為我跟你一樣,隻能未婚先孕,藉著幾個孩子父憑子貴,不然二嫂會下嫁你這四肢發達的無腦男!”

薛揚被譏諷得有些狠,眼角抽了抽。

“我好歹也是帝都大學畢業的!全國——不!全世界排名都靠前的名牌大學哎!畢業證書還掛牆上呢!運動神經發達,德智體美全方麵發展的名校畢業生,怎麼也比你這弱雞慫包好!”

程煥崇給他一記不屑白眼:“拉倒吧!好像就隻有你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大哥不是?我不是?老四不是?隨隨便便拉一個人,學曆都比你來得正經比你好!誰不知道你隻是體育保送的!”

薛揚舉高兒子的胖呼呼拳頭,瞪眼:“敢來我們父子麵前囂張!我們是上陣父子兵!臭小子!來啊!戰吧!”

程煥崇扯了一個邪魅笑容,掄起拳頭揍了薛揚的肩膀一拳,然後有舉高食指,彈了彈小竹的胖乎乎拳頭。

“哎喲!”薛揚吃痛大笑。

“哇哇~~~”小竹哇哇大哭。

程煥崇趾高氣揚抬了抬下巴,態度囂張到極致。

薛揚將兒子舉高高,呐喊:“今天我們父子跟你拚了!殺啊~~~”

小竹哭了一半,發現被爸爸舉高高,很快咯咯笑起來,眼角還來不及掉下來的淚水瞬間消失了,歡快揮舞小手小腳丫。

父子倆一個呲牙裂齒,一個大笑哈哈,“氣勢洶洶”追殺程煥崇。

程煥崇嚇壞了,連忙一溜煙往回跑,一把抱住仍拿著手機的林清之,手腳並用騎在他的背上。

林清之眉眼笑開了,淡定將手機收起,一隻手托著背後的人,一隻手則將“父子兵”攔在前方。

薛揚將兒子頂在腦門上,冷哼:“閣下最好把你身後的‘狗不理’交出來,不然小心遭受無妄之災,友情溫馨提示池魚之殃可不是什麼好滋味兒的事。”

林清之笑得不行,語氣誠懇道:“賣我一個薄麵,容我求求情。”

不料,背後的人卻拗得很,大言不慚吆喝:“求什麼情!他罵我是‘狗不理’,也就是罵你連狗都不如,你知道不?!還愣著乾什麼!一起上啊!”

林清之微微側頭,寵溺睨他一眼。

“人家有法寶在手,我們有什麼?上去就輸定了。”

薛揚得意哈哈哈哈哈誇張大笑,頂著兒子扭屁股。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娃娃在手,天下我有!我不僅有一個法寶,我還有四個呢!不怕死的,就儘管上吧!”

程煥崇氣得不行,一巴掌拍在林清之的肩膀上。

“我們以後生五個!一定要多他一個!不管他將來多少個,反正就要多他一個!氣死他!”

林清之輕笑出聲,嗓音一如既往的溫潤。

“好,全聽你的。”

薛揚嗬嗬,嗬嗬嘲諷笑了,問:“你們找誰生呀?一隻隻都是單身狗!”

程煥崇呆住了:“……”

林清之微笑:“找高級代孕就行,要多少個便多少個。”

“竟敢妄圖藉助高科技手段!”薛揚拍了拍兒子的背,“三寶,咱們作為最傳統最經典的傳承人,豈容他們來這裡放肆!寶啊!快上!”

於是,某爸爸直接將兒子“丟”給林清之,一溜煙跑了。

程煥崇從背上躍下,大笑:“你連兒子都不要了!小心二嫂揍你!二嫂!二嫂!”

下一刻,某爸爸屁顛屁顛跑了回來,將兒子撈進懷裡。

“閉嘴閉嘴!我老婆午睡來著!”

程煥崇不敢嚷嚷了,問:“二嫂的家人都在你那邊吧?媽說團圓飯大概五點開吃,你記得帶上王爸爸媽媽一起去大飯廳。人太多了,媽一時半會兒顧不上所有人,二嫂那邊的人你負責啊!”

“都在。”薛揚解釋:“我嶽父嶽母和小姨子,外加小姨子的閨蜜都在陪著小羽他們。瀟瀟在午睡,我好不容易偷個懶,就被你們給破壞了。”

程煥崇冷哼:“你兒子破壞的,好不?”

薛揚懶得搭理他,繞過他跟林清之打招呼。

林清之微笑頷首。

薛揚湊了上前,笑道:“阿清,突然想起有件事一直要請你忙,卻總是冇機會。不知道你現在有冇有時間——耽擱你幾分鐘,行不?”

“有。”林清之優雅點頭:“時間充沛,你儘管說。”

薛揚趕忙將兒子丟給身後的程煥崇,掏出手機點開。

“喏!你幫忙看一下啊!這是我嶽父的爺爺傳下來的一個小瓷瓶,說是祖上傳了好幾代傳下來的。聽說本來還有一個,但收拾東西的時候不小心摔掉了一個,就隻剩這麼一個。我嶽母覺得它的年代應該蠻久遠的,但不確定是不是值錢的古董,也不知道是不是官窯的。瞧!這是我嶽母拍下來的幾張照片,連底座也拍了。嶽父嶽母一直想找專業人士幫忙看看,但也不知道上哪兒找。他們又都是低調的老實人,不想上什麼鑒寶節目,覺得太張揚,而且也不靠譜。我知道你就是最專業的人士,一直想要找你幫忙瞅瞅看。”

林清之接過手機,仔細端詳上方的圖片,慢慢滑動螢幕。

一會兒後,他淡定自信開口:“這是明代的,儲存得還算不錯。這樣的瓷瓶一般都是成對的,可惜摔壞了一個,價值會大打折扣。”

“哦哦哦。”薛揚眨巴眼睛,笑嘻嘻問出最關注的重點:“底座有那個模糊的紅色印章——是不是官窯做出來的?值錢不?大概值多少錢呀?”

林清之微微一笑,答:“是官窯作品。色澤溫潤,質感也不錯,算是一件值錢物品。但具體值多少錢,還得看在什麼場合上。”

“額?比如呢?”薛揚問:“要是我嶽父將它拿去拍賣行拍賣,大概能賣多少?”

林清之溫聲:“價值是價值,價格是價格。大多數時候的價格隻能代表古物某個時段的某些價值,並不能固定。我說一個給你參考吧。前年市場上有一對比這個略大一些的,拍了四百五十萬。”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